慈濟澳洲網站

07 / 25
  • Increase font size
  • Default font size
  • Decrease font size

阿蘭媽媽 壓不垮的肩膀

E-mail 列印
「啪」一聲,阿蘭(化名)打亮客廳燈,身手利落的打開冰箱,將前一晚准備好的一袋袋食材裝進黑色大塑膠袋裡,隨即將放在角落邊的油品及調味料一股腦地丟進袋子,簡單的打了個結;短短的十分鐘,她張羅好一切,臨出門前她回到房間,看著吃了安眠藥熟睡中的兒子一眼,緊接著走出房間,使盡全力半拖半拉地將兩只大黑袋搬進電梯里,按著下到一樓的按鍵,當電梯緩緩下降中,她稍微挺直身子,用力地喘了口大氣。

凌晨三點多,國宅邊的停車場只有幾盞昏暗不明的街燈,七十六歲的阿蘭將一袋袋的東西堆放在機車上,再吃力地跨上車,「噗、噗、噗……」引擎發動的聲音,打破一片靜謐。

愛兒幼時意外 痼疾纏身

這種起早趕晚的日子,已經十來年了;高雄的阿蘭自從老伴過世後,就一肩扛起家計及照顧罹患精神疾病的兒子木樹(化名)。縱然木樹的狀況時好時壞,也讓她倍受勞碌,但是她沒有怨言,因為她對兒子有著虧欠。

沒受過教育的阿蘭十七、八歲就奉父母之命,嫁到生活清苦的夫家;她記得在木樹幾個月大時,背著他下田幫忙農作,近午時分,匆匆趕回家中張羅午飯,隨意地將熟睡中的木樹放在桌上,即到廚房做飯。當她忙完一切卻發現孩子已摔落地面昏迷而口吐白沫,她慌張地抱著孩子趕往村中唯一的西藥房,當時的藥房老板趕緊叫她將孩子送至醫院治療,身無分文的她,正猶豫著該怎么辦?懷裏的木樹哭了起來,她心想孩子應該沒事了,就沒有送醫治療。

幾年後,她發現木樹比同齡孩子學習能力差,但夫妻倆不以為意,總是安慰自己「他是大隻雞,慢啼」。然而,木樹並沒有因為年紀漸長而有所改善,直到二十歲入伍當兵,軍旅的生活壓力造成他行為漸漸失常,軍方為顧及安全讓他提早退伍。退伍後的木樹跟著哥哥四處打零工,在一次下班回家的路上發生車禍,之後精神狀況就愈加嚴重以致失能。

貧病交疊難為繼 無助求援

生活的困窘,讓兩老一直無法給木樹積極性的治療;老伴過世後,年邁的阿蘭帶著木樹到處奔波討生活,直到四年前,木樹的精神狀況愈加惡化,常常會整夜不睡覺四處亂跑,並不時大吼大叫四處敲打,造成左鄰右舍的困擾。

阿蘭因經濟拮据而積欠健保費,她知道兒子的狀況愈來愈不好,但是無力負擔看診的醫療費用;里長把他的情形告訴慈濟。志工來幫忙了,在她的首肯下,將木樹送醫治療,並幫其解決積欠的健保費;在規律的服藥及治療,木樹的病情得到控制,慈濟志工也開始每月的關懷家訪。

堅強的阿蘭一直婉拒志工的關懷,她總是說:「我還可以靠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。」

在街頭露天做著早餐生意的阿蘭,最擔心下雨的日子,2007年的那個夏天,七、八月間颱風接踵而至,雨下了一整個月。無法做生意的她,在三餐無以為繼的狀況下,向慈濟志工李玉嬌求援。

「一直下雨,我沒法做生意,我的生活真的過不下去了!」她不好意思地說著;志工馬上針對她生活的困境,給予經濟上的扶助。

時時刻刻 志工貼心關懷

「阿蘭媽媽!這是我家普度過的米,妳得做生意,拿去用吧!」「這兩三包米,我家吃不完,妳拿去用!」陪伴關懷的志工知道她的堅強與獨立,為了顧及她感受及自尊,常會找理由不定期送米給她。

「早啊!」阿蘭一邊招呼著生意,一邊跟前來關心的志工打招呼;幾位陪伴的師姊常趁著早上運動時,順道去關照她的小吃攤生意,關心一下她的生活近況。

住在她家附近幾條街的李玉嬌師姊說:「幾天不過去看看,心裡會不安。」因為幾天前,被熱湯燙傷雙腿的她,竟然撐著紅腫起水泡的雙腿,一跛一跛地繼續做著小吃攤的生意。志工當下立刻將她送醫治療,並要求她一定要好好休息,照顧傷口:「妳不用怕!有問題我們會幫妳的,妳就安心養病。」

長年的勞動加上年邁,阿蘭的腿部關節變形,尤其長時間的站立讓她的腳掌紅腫疼痛,但是為了生活,她還是努力地撐著;志工貼心地送上一雙氣墊鞋給她,以減緩腳掌接觸地面的衝擊力道,她開心地說:「這雙鞋真舒服,我的腳不再那麼疼了。」

靠己之力 感恩回饋

凌晨四點,路口的紅綠燈閃爍著,高大的台灣櫟樹下,一個瘦小微佝的身影忙碌著,一會兒忙著掏米下鍋煮飯,轉個身又看她彎著腰拿著水管放了一整盆的水,隨後拿起刀俐落地切起整顆的高麗菜,再將前夜準備好的青菜及食材丟進水盆裡,嘩啦啦的水聲配合她如洗衣服般的上下掏洗動作,不一會兒她就將洗好的青菜撈起放進藍子瀝乾。

昏暗的街燈下,她獨力將攤位推到街口上,再撐起遮陽擋雨的大洋傘,此時漆黑的夜色已漸露微弱的天光,她打開快速爐,轟轟的爐火伴隨著鍋鏟翻炒的聲音,短短的幾十分鐘,攤位上已擺上七八道菜肴,滾燙的蕃薯稀飯也在鍋裡冒著熱騰騰的熱氣。

曙光微露,客人一個個上門「老闆娘,一碗稀飯!」「我要蕃薯飯兩碗。」阿蘭一一招呼著;他們一吃七八年,都是她的老客人,也都清楚她要照顧一個四十幾歲罹患精神疾病的兒子,其中一位客人感嘆地說:「她真的很勤快!要做早點的生意,晚上還要去做清掃的工作,都是為了兒子。」對於流浪的街友,阿蘭也願意讓他們賒欠,她說:「我擔心那一天我不在了,希望有好心人能給木樹一碗飯吃。」

日子雖然辛苦,但是她仍堅持行善捐款,好幾位客人也都經她的邀約而成為固定捐款者,她伸出一雙龜裂的雙手,噙著淚哽咽地說:「我很感恩大家對我們的關心,只要我能做,我就會靠自己的力量好好活下去。」

(文:胡青青 高雄報導 2011/05/01)